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蘑菇听书 > 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1172章 诅咒游戏

医院五楼是重症病区,窗户外面装着防护栏,病房门也被专门加固过。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我们的治疗会在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开始。”高医生打开了桌子上的药瓶:“治疗开始之前,请每位病人服用一粒药。”

高医生的药瓶里只有四粒药片,去掉两位医生不需要服用药剂外,正好到陈歌这里还差了一粒。

将空药瓶放到地上,高医生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瓶新药。

从外观上来看,两瓶药没有任何区别。

在高医生拆开包装的时候,坐在陈歌旁边的孙医生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我这里还剩有一些。”

他从自己的药瓶里倒出了一粒药片,药片表面是纯白色的,但药片当中隐约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线。

高医生看到这一幕后,伸手阻拦:“陈歌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他只需要吃半片就可以了。”

“半片?”孙医生疑惑的看了高医生一眼,他应该提前知道治疗步骤。

“对,只需要半片。”高医生似乎心中有所顾虑。

“这跟院长的要求可不一样。”孙医生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虽然你是他的主治医生,但有些事情还是院长说了算。”

他起身将药片塞向陈歌嘴巴,陈歌能感受到那药片在他的嘴唇上蹭了一下,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孙医生并没有喂他吃下那一粒药,只是用手挡住了他的嘴,那粒药还夹在孙医生的指缝当中。

孙医生收回手掌,陈歌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带有黑色细线的药物能够让人疯狂,丧失理智,陈歌清楚知道这一点,现在孙医生不想喂他吃药,还偷偷骗过了高医生和其他病人。

这一点让陈歌颇为在意,坐在他身边的孙医生似乎没有伤害他的打算。

“从我进入医院开始,每晚都会有人来敲门,那个敲门声正好对应着我在医院度过的天数,对方就像是担心我会迷失一样,每晚都过来提醒。”

“昨天敲了五下,今天敲门人应该会敲六下,巧的是这位孙医生进入屋内的时候,正好就敲了六下房门。”

“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就是敲门人?”

窗外电闪雷鸣,病房里却安静的吓人,七个人围坐一圈,除了陈歌和两位医生外,其他病人都低垂着头,好像睡着了一样。

“他们服用的应该是正常的白色药剂,高医生现在放在桌子上的那瓶药,是替换过的藏有黑色细线的药。”治疗还未开始,陈歌已经觉察不对。

按照高医生之前所说,如果有病人犯病,其他人要合力喂他桌子上药剂。

可很明显桌子上那瓶药不是正常的白色药片,而是掺杂了黑色丝线的药,那种药越吃病人会越失控。

这么治疗下去,最终结果很可能是那位疯狂吃药的病人,将这屋内的所有人都给杀死。

陈歌眼睛眯起,他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高医生进入病室的时候,随手将钥匙挂在了病房门旁边,这简直就像是在鼓励病人去取一样。

“大量吞食带有黑色细线的药剂,彻底失控的病人在杀掉病室所有人之后,会拿着门边的钥匙离开……”

陈歌越想越觉得可怕,如果说孙医生没有阻拦,高医生一开始喂给自己的就是带有黑色细线的药物,但他肯定会是第一个失控的人。

第一个失控,失控之后再被病人控制住,喂食更多的带有黑色丝线的药物,然后会更加癫狂。

最终的结果就是陈歌会杀掉屋内所有病人,然后拿着钥匙开始疯狂猎杀病人。

如果陈歌真的这样做了,那他的人性会被彻底磨灭,所有的坚持都会成为他身上无法洗脱的罪,他也将变得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自己了。

“所有病人都服用过药物了,接下来请你们记住自己椅子上的号码,编号就是你们的名字。”高医生将自己的手表取下,放在了药瓶旁边:“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开始治疗。”

所有病人和医院全部看着金属表盘,屋内非常安静,逐渐只剩下指针走动的声音。

“滴答、滴答……”

在指针划过某个数字的瞬间,陈歌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困意涌上脑海。

眼皮变得沉重,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绝对不能睡着,必须要保持清醒。

眼睛刚闭上,他就又睁开了眼睛,整个过程连一秒钟都不到。

可就是这一秒钟的时间,病室里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变得不同,只是隐约觉得不舒服,仿佛他们现在所在的这间病室和之前的病室不是同一间病室一样。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治疗正式开始。”高医生的声音跟刚才比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僵硬冰冷,仿佛一具没有感情的尸体。

“你们几个全都是患有严重的妄想症,我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是想要统一为你们进行治疗。”

“不要紧张,接下来我会和你们玩一个小游戏,你们只需要按照自己内心真实所想去做出选择就可以了。”

高医生的声音里没有包含任何情绪,他首先看向了坐在一号的方医生:“四月一日,你在新海中心医院值夜班,这几天你都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你。晚上十二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你第十七次起身来到窗户旁边,朝外面看去。”

高医生突然停顿了下来,间隔了好久,他指着病室的窗户:“你去看看窗户外面有什么?”

服用了药物,眼神有些不太正常的方医生从一号位上起身,他扶着墙壁来到了窗户旁边。

在他拉开窗户的瞬间,一道闪电划过他的脸颊,照亮了病房内部,也照亮了医院楼下。

“啊!”方医生惊叫了一声,他双手死死的抓着窗台边缘,似乎是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跳下去。

“你第十七次起身来到窗户旁边,然后你看到了什么?”高医生的语调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具混在活人当中的尸体。

“楼下有个一直在笑的疯子,他在向我招手!他想要让我跳下去!”方医生声音不大,他说话的时候有种快要喘不上气的感觉。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跳下去找他?还是让他上来找你?”高医生所说的两个选择在陈歌看来根本就没得选,这里是五楼,跳下去必死无疑,想要活命那就只能选择让对方上来。

根本不用犹豫的问题,方医生却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一滴滴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他身体不断的打颤,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做出选择,而是瘫坐在了地上。

高医生没有开口,直到方医生重新爬起,躲在窗帘后面朝外面看的时候,他才又问了一句:“那个人还在楼下吗?”

“不见了,他不见了。”方医生表情惊恐,他重新坐到了一号椅子上。

没人知道楼下那个怪物去了哪,高医生也没有再问方医生问题,但是方医生却死死的盯着病房门,似乎过会那个疯子就会敲门。

目光移动,高医生又看向了二号病人:“晚上十二点四十六分,你为了调查一起陈年旧案来到了新海中心医院,这几天你都在寻找线索,最后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这座医院。你确信凶手就躲藏在医院当中,当你站在楼下向高处看去时,你看到一位医生慌慌张张的拉上了窗帘。”

高医生的目光在方医生和二号病人之间徘徊:“你仔细看看,那位医生的脸是不是和他长得一样。”

坐在二号椅子上的病人抬起了头,他脸色苍白,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二号病人凝视着方医生,看了很久之后,他摇了摇头。

病室内重新恢复平静,机械表指针走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医生又一次对二号病人说道:“晚上十二点四十七分,你医院大楼外面捡到了一封求救信,一个男孩的的姐姐被病人刺伤,那位病人就躲在某间病房当中。信中的描述和你一直追查的那起案子有些相似,你拿着信件进入了医院。”

二号病人的病情不是太稳定,他机械般的摇着头,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去相信。

“你把手伸进袖子,看看那封信还在不在?”高医生的声音在指针交错中响起,二号中年男病人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自己袖子,他摸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白纸。

看着白纸上的内容,二号病人狠狠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他双眼逐渐变红,似乎随时可能失控。

“信上写着什么?”高医生并不在乎二号病人的状态,他说话语气都没有发生变化。

双眼通红的二号病人将信纸放在了桌上,整张纸上歪歪斜斜写满了救救我三个字。

那些字应该全都是一个小孩书写的,在看到那些文字的时候,陈歌心底又产生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这文字就是他小时候书写的一样。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进入医院救他,或者进入医院杀了他。”

高医生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再去关注二号病人。

他自己坐在三号椅子上,现在他又看向了四号椅子上的病人。

四号椅子上坐着一个女病人,她看起来很瘦弱,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非常宽松。

“晚上十二点四十九分,你在自己弟弟的病房里被一位病人攻击,他勒住了你的脖子。”高医生将四号病人手中用纸巾折叠成的蝴蝶拿走,捏住了纸蝴蝶的翅膀。

他双手慢慢用力,纸蝴蝶的身体被慢慢撕裂开。

看着高医生手中被一点点撕开的蝴蝶,四号病人仿佛快要窒息一样,似乎高医生此时不是在撕扯蝴蝶,而是在撕扯她的脖颈。

脸上血色全无,四号病人喉咙中发出垂死者挣扎的声音,她拼命的朝高医生摆手,但是却不敢从高医生手中抢走那个纸做成的蝴蝶。

“你很痛苦,你渴望有人能够来救你,但是你却不敢求救,因为凶手说只要你开口说话,就杀了你和你的弟弟。”高医生将快要被撕扯开的纸蝴蝶放在桌上:“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主动撞向凶手的尖刀,让弟弟逃出去求救;或者将弟弟推到刀尖之上,自己趁乱跑出病房。”

四号病人呼吸变得急促,她似乎真的陷入了这个问题当中,此时无比的痛苦和难受。

手指抚摸着纸蝴蝶的翅膀,高医生又看向了五号病人:“晚上十二点五十分,你站在一间病室门外,病房里住着你最爱的人,还有她的弟弟。”

五号病人年龄和陈歌差不多,他不爱说话,双手满是老茧,似乎很擅长制作道具。

“你纠结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要进入病房见一见她,可当你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你看见一个疯子手持尖刀想要杀死你最爱之人的弟弟,而你最爱的那个人正在苦苦哀求着疯子。”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拉开你最爱的人,带她离开;或者冲过去和疯子搏斗,替她的弟弟而死。”

高医生观察着五号病人表情变化,在他准备移开目光的时候,五号病人突然开口:“我选择冲过去和疯子搏斗。”

几位病人当中,五号病人是唯一一个真正做出选择的人。

“确定吗?你可能真的会死。”

“我确定,以前我好像这么做过一次。”五号病人说完后,就又开始沉默,他双手牢牢的抓在一起,手掌上一道道细小的伤口正在渗血。

高医生最后看向了陈歌:“十二点五十二分,你手持尖刀刺入了五号的心口,杀死了五号之后,你又杀死了四号和她的弟弟。”

手指用力,高医生将桌上的纸蝴蝶撕成了两半:“接着你握紧了滴血的刀冲出病房,看到了楼道里的二号,杀掉二号之后,你在夜班医生值班室里看到了一号。”

机械表嘀嗒嘀嗒的声音缭绕在耳边,陈歌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他双手死死按着桌子,身体却控制不住的站了起来。

桌上的机械表还在不断走动,表盘上的时间是零点五十一分四十四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